首页>> 武功文化 >> 文章列表
王文宏丨武功山区的客家人
发布时间:2019-05-18 08:45:02  来源:武功山文学微信公众号

  

        ​江西安福武功山区西邻萍乡、东接宜春,距县城40公里,是国家森林公园、地质公园、风景名胜区。武功山区由于特殊的区域位置和地理特点,一直散居着很多外乡人在这里讨生活,湖南人、宜春人、宜春万载人(客家人)、浙江人、永新人、萍乡人......在这些外乡人中,我接触最多的是宜春万载人,人口数量最多的也是宜春万载人。

  武功山区的万载人主要分布在靠近宜春的章庄、浒坑、泰山和严田等山区乡镇。在泰山,万载人在每个村基本都有分布,其中泰山村的万载人最多,清一色的万载人村庄也不鲜见,有些村一半多都是万载人。在我家所在的泰山安下、下湾一半多的村民都是万载人。记得小时候乡间地头到处充斥着万载话,随处可见万载人(乡亲)。孩童时候,我觉得万载人说话很特别,小时候没事的时候也会学上几句,甚至为自己不会说万载话还苦恼过一时。

  至今脑海里仍有万载话那特别的词句发音和腔调。比如:我(亻厓,ngai)、你们(你哩)、他(急)、父亲(亚子)、母亲(哀子)、是(系)、吃(食)、吃午饭(食丢饭)、回家(归西)、玩(廖)、家里(屋下)、做什么(做嘛介)、鞋子(孩子)、丢掉了(跌嘿哩)、鱼(嗯(en)子)、真的(真介)、没有空(冇下含)、快点(快滴子)、猪肉(度扭)、是不是(嘿吾(en)嘿)、我们都(涯都)、一直(一尺)、全世界(全饰盖)、真的吗(真给咩)、干什么(搞嘛介)、走开(行开)、吃什么(食嘛介)、我们不知道(亻厓里吾晓得)......

  直到有一天邻居根几大哥(他家是万载人)讨了个万载老婆,而他老婆讲的方言居然不是万载话。当时我们都觉得很奇怪,同是万载人怎么说话不一样,还相差那么大。后来根几大哥的母亲说,她儿媳说的是万载当地话(赣语),而他们讲的是万载客家话。当时我也没有特别在意,毕竟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客家和客家话。

  2005年我在北京读研究生时,碰到一位教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老师,她是福建客家人。她在一次课堂上讲到唐朝诗人杜牧的《山行》时说,这诗用客家话念更押韵,说着就念了一遍。“远上寒山石径(jin)斜(xia),白云生处有人(yin)家(jia)。停车做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听后果真不同凡响,特别押韵,朗朗上口,充分体现了诗歌的平仄。她说客家话继承了较多古汉语的特性,和后期中古汉语(唐宋二代为准)之间的承袭关系较为明显。用客语朗诵中古汉语作品,如唐诗、宋词,韵律方面比普通话要吻合得多。这时我发现武功山区的万载人说话很像客家话,但是不确定。安福武功山区的万载人到底是不是客家人,一直萦绕在我心头。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在留意和关注客家人、客家话、客家风俗和客家山歌,慢慢地对客家人有了一些了解,并被客家人的品质特点、风俗习惯所深深吸引。

  客家人是以客家话为母语的一个汉族民系,是中国南方江西、广东、福建、台湾等省的本地人之一。作为南方古代汉族移民群体,客家人是世界上分布范围广阔、影响深远的民系之一。全球约有八千万客家人,其中约五千万人分布在中国南方8个省的180多个市县;约600万人分布在香港、澳门、台湾地区;约1500万人分布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越南、美国、秘鲁、毛里求斯等80余个国家和地区。赣南、粤北、闽西是客家先民南迁的第一站,也是客家人数最多,居住最集中的地区之一。梅州、惠州、赣州、汀州被誉为“客家四州”(客家大本营)。据相关数据显示,广东本地客家人数达到2500万左右,占到广东本地族群的三分之一。江西客家人数仅次于广东省,且囊括16个纯客家县(市、区)。2015年江西赣州总人口达到960.63万,客家人占赣州总人口的95%以上,位居全球地级市首位。在赣州隔壁的吉安,客家人也有大量分布,遂川县、井冈山市(含原宁冈县)都是客家人聚集比较多的地方。赣西北的宜春市的铜鼓、万载,九江市的修水等县也有大量客家人聚居。

  客家人在历史上是一个迁徙和苦难的民系。有关客家的起源存在多种说法,主要的有客家中原说和客家土著说。但历史学家似乎更赞成“中原说”,认为客家人是从中原迁徙到南方,是汉民族在中国南方的一个分支,因为身在异乡,对于故乡河洛地区的眷恋,自称“河洛郎”。这也是为什么河南省也会举行世界客属恳亲大会的缘由所在。“客家”这一称谓的来历是与客家先民的迁徙相关联,迁徙给了客家人坚韧的品性。尽管客家人所处环境大多位于偏僻的山区,但是勤劳的客家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却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历史。在历史上客家人英才辈出,如:韦昌辉、杨秀清、黄遵宪、孙中山、郭沫若、叶剑英、叶挺、陈寅恪、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泰国前总理他信·西那瓦、泰国前总理英拉·西那瓦、张国荣......

       近代以来,客家人还是太平天国运动与红色苏维埃革命的主力,在历史舞台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清朝末年洪秀全所领导的声势浩大的太平天国运动,几乎全部参加革命的将领,都是客家人。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除了其本人为客家的后裔以外,其他主要助手亦有许多都是客家人。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秋收起义在江西安源、铜鼓、修水爆发,很多铜鼓、修水的客家人都积极参加了起义和暴动,为中国革命做出了贡献。朱毛红军在井冈山会师,井冈山的王佐、袁文才也都是客家人,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随后的中华苏维埃所在地瑞金是赣南的客家地区。朱毛红军的苏维埃革命运动得到了赣南、闽西地区客家人的热烈拥护。“哎呀嘞--送郎当红军,妹也闹革命--”客家女子怀着穷人翻身的理想,几乎把所有的青壮年客家男子送到了红军队伍里。从瑞金启程的红军长征队伍,就是在无数客家妇女送别的歌声和泪水中远去的。正如《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指出:“朱毛红军暨赣闽苏区人民以卓尔不群的客家英雄性格,在中国革命斗争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后来,我还特意网上观看了《“客家之歌·桃园春风”大型电视晚会》、《世界客属恳亲大会》视频,还收听了客家歌曲《老屋家》、《天光》、《冇下闲》、《月光光》,感觉跟武功山区万载山歌很像,听来特别亲切,特别好听。前些年我兴奋地跟父亲说,我发现武功山区的万载人可能是客家人。父亲说,是呀,万载人就是客家人。我当时懵了,心想怎么不早告诉我,早知道我就不用这么多年小心求证了。后来我也问了几个万载人同学,他们都说知道自己是客家人。至此,武功山区的万载人是客家人基本无疑了。

     汉语方言学家认为,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客家人,一是看他的自我认同,是否自己认同自己是客家人;另一个就是看是否会说客家话。客家人有句话叫“宁卖祖宗田,不忘祖宗言。”客家人非常强调不能忘本。因而分布在海内外的客家人,虽历经千百年,但彼此用客家话沟通都是没有问题的。在汉语七大方言中赣语是最接近客家话的,相当一部分汉语方言学家经常把客赣话(赣客话)一起进行研究。专家研究认为,客家话和赣语有三个显著区别:一、我的,赣语说我(哦)个,而客家话说(亻厓,ngai)个;二、是,赣语说是,而客家话说系;三、吃,赣语说吃,而客家话说食,比如吃酒(客语食酒)、吃饭(客语食饭)、吃不消(客语食不消)。

  根据客家老人回忆及客家族谱查询,武功山区的客家人都是从江西宜春万载迁移过来的。最早一批万载客家人可能清朝末年光绪年间(1871-1908)就迁居到了安福武功山区,有120多年以上历史,时间短的则是上世纪50、60年代搬过来的。而万载客家人主要是从粤北、赣南和闽西客家人聚集地回迁到万载的,再从万载迁居到安福武功山区。我爷爷是1921年生人,爷爷隔壁的邻居(万载客家人)当年是和我大爷爷、小爷爷一起合伙盖的青砖老屋。所以说他家解放前就已经迁居到了安福,这是确定无疑的。在武功山区安福土著人和万载客家人和谐居住了百来年时间。

  客家人大多住在山区,“逢山必有客,无客不住山”就是这个缘故。武功山区山高林密、物产丰富,又相对封闭,加上安福素有“中国福文化之乡”,武功山区的客家人比较多。客家人一般只能去原著汉居民不愿意去的地方,不然会和原著汉民有冲突。客家人早期全靠自己开荒种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而安福的南乡、北乡、东乡等土著汉民集聚的大屋场没有听说有万载客家人居住。严田客家人也比较少见,听说仅江口进去的岭溪这一处有一定数量的万载人。

  武功山区的客家人大多生活比较辛苦,相当一批万载客家男人是来武功山区上门当女婿的。万载客家男人有些是在安福土著汉民家上门,但更多的是来武功山区万载客家人家上门的。都说每户客家人都有一段刻苦铭心的搬迁流浪史,此言真是不假。武功山区泰山乡清江村猪婆岙一刘姓客家人说,他们家族元朝末年,家还在赣州瑞金,后来去了广东梅州,之后回迁到了江西万载。他说迁徙的根本原因在于没有饭吃,穷则思变,所谓“人挪活、树挪死”,听来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另外还有一部分武功山区的万载人是因为解放后(土改时期),为躲避划分阶级成分不得已从宜春万载逃来的。

   解放后武功山区的客家人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关照,人民公社时候也一起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有手艺的万载人还可以外出做手艺或者进山搞副业,斫木、背竹和烧炭抵队里工分。80年代,安福武功山区搞单干,分田到户,很多客家人也分了田、自留山,还有油茶树,也批了宅基地盖房子。我家门边的邻居大多都是万载客家人,我的邻居小伙伴,我的二伯母,我的很多同学都是万载客家人。印象中万载客家人特别喜欢相互走动串门,喜欢说笑,聊天,经常玩在一起,用客家话说就是“喜欢一起到屋下玩(liao)”。万载客家人还特别地吃苦耐劳、勤劳朴实,为人大多内敛、低调、不张扬、乐观,并且很少有不肖子弟。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下湾、安下很多本地后生喜欢打架斗殴,不务正业、打流做贼、偷鸡摸狗、偷火腿,但万载客家人却恪守本分,勤劳持家。万载客家人日子虽然清贫,但绝不做伤天害理之事,做生意也是童叟无欺。客家男人种地、上山搞副业,客家女人做吃的、食品果肴都是一把好手。很多万载客家人还会打草鞋、做木工、砌土坯房、打铁(铁匠),还会上山装钓,钓山羊、野猪和野兔,甚至还会些迷信巫术算命等。客家人的厅堂家家都题有“天地君亲师”,体现了客家人历来敬重先祖,庄重祭祀,耕读传家的传统。

  武功山区的万载客家人家永远都是热热闹闹的,子女都比较多,一大家子人,逢年过节走往的亲戚朋友那就更多了。万载客家人还喜欢认干爹、干娘。武功山区的万载客家人住的也都是土坯房,不是赣南地区客家人那种大围屋,但家里收拾得都特别干净整洁。万载客家人生活比较慢节奏,喜欢烤火、喝茶、聊天、讲故事,还会自己采茶做茶。当年我家所在的下湾、安下两组,下雨天,很多万载客家人都是闲在家里看电视,烤火,闲聊,时间煮雨一般的日子。冬天去万载客家人家串门,主人都是会准备一盆火红的木炭火,沏一杯热茶奉上,或者请你坐在厨房烧火凳上烤着柴蔸火,拉着家常。虽过去很多年,至今想起都是那么的温暖如初。万载客家人对外界新事物反应相对比较慢,总是小心翼翼地审视着外界发生的一切,因而大部分客家人经济条件都很一般,日子过得比较清苦。

  我家邻居有三户都是客家人,其中两户是来上门的,我们安福叫上石。小时候我就很奇怪他们家里兄弟姊妹的姓竟然不相同。后来听父母说,他们的爸爸是来上门的,所以有些跟妈妈姓,有些跟爸爸姓。我家邻居姓钟,是万载客家人,来武功山区万载客家人家上石,家里住着一栋干打垒房子,大家都叫他木师傅。早年一大家子,子女6个,生活过得特别艰苦,负担很重,有些年份经常粮食都不够吃。上半年青黄不接时,还要到邻居家去借米下锅。菜不够吃的时候,弄些水蕨、山蕨、马兰、芥菜、水芹菜、竹笋等野菜吃,还吃南瓜花、南瓜叶和水葫芦茎。说来也挺奇怪,我还真的觉得他们这些野菜烧得特别好吃。虽然日子过得特别辛苦,但木师傅是一位特别开朗、勤劳,整天乐呵呵的大伯,他是我见过的最勤劳的乡下人。木师傅一辈子不抽烟、不喝酒、是一位一年到头都停不下来的乡亲。木师傅基本上什么都会,没有他不会的。木师傅会打草鞋,做木匠,我们家里有个什么简单的木工活,我们总是叫他来家里做工。他家里斧头、刨子、锯子、墨斗什么工具都有。碰到下雨天,木师傅总是在他家厅堂下,拿着斧头、刨子、锯子做起木工来。听说他的木工是自学的,没有拜过鲁班师,所以得名木师傅。我们小孩子总是喜欢去木师傅家看他做工,还要把玩他的刨子,学着把木板也刨得光光的。木师傅还会上山祷告,装钓钓山羊、野猪和野兔子。上世纪80、90年代,他家经常有野山羊、野猪和野兔肉吃,可把我们羡慕坏了。木师傅早年还自己开荒种地,植树造林,如今杉木长大成材,翠竹摇曳,漫野遍野的油茶葱葱郁郁。木师傅还经常会搞些小创新,他会在耕牛脖子上挂个自己手工做的竹子铃铛。这样傍晚寻牛赶牛回家时,就可以根据铃铛的声音很快判断出牛的大概位置。他还会在野猪经常出没的地方,做个敲声装置,一般是架在田边的山涧里,利用水流原理,制造声音,对野猪、麻雀起到吓唬作用。我们可佩服他了,不管如此,木师傅还会拉二胡,唱山歌。心情好的时候,或者做木工的时候,经常可以听到他唱客家山歌。比如唱:“蟾蜍罗,哥哥哥,唔读书,么老婆!”“月光光,秀才娘,骑白马,过莲塘……”人民公社时候,木师傅家只有他自己一个劳力,清香几伯母常年身体不好,身体又矮小,孩子又多还小,一个人出工,根本不够一大家子吃,就主动申请去搞副业来抵生产队的工分,日子虽然比以前好些,但几年下来,还是欠了队里很多口粮钱。到了80年代,搞单干,分田到户后还要到信用社还以前搞集体时的旧账。木师傅还会自己种棉花、种油菜,打紫云英(红花)米果。他家一年四季总是变着法的弄各种吃的,真是羡慕死我们小孩子了。小时候木师傅的崽总是会带家里好吃的给我们吃。而我们安福本地人家的媳妇一般是不太会做吃的。所以每年一到年关腊月,备年货点心时,村里的年轻媳妇们都要挨个请清香几伯母来厨下指导,边教边做,学着炮兰花根、炮酥肉、蒸番薯丸子,真是好不热闹的乡亲互助、年味浓浓的场面。

  我家二伯母也是万载客家人,二伯家的堂哥和堂妹都是跟着伯母说万载客家话,只有我大伯一个人说安福话。听我妈妈说,当年我大堂哥去小学报名时,老师问了句你会数数吗,你会说自己名字吗?我大堂哥用万载客家话把1到10流利地数了一遍。可惜老师一个数字也没有听懂。此事传出来后,万载客家人的小孩子到了读书年纪,那是一定要教会一套普通话或者安福土话的数字发音,不然要被老师笑话了。

  武功山区的下泮里是个清一色的万载客家人聚集地,有20多户人家。那里有黄姓、章姓、曾姓、高姓等四个姓氏,黄姓人口最多。黄姓有两个单身汉,一个是付生子,一个是三毛。听说人民公社时候,付生子的父亲还是生产队长,比较能干。正因为父亲是生产队长,养成了好吃癞做的习惯,并且习惯了吃集体,喜欢热闹,留恋集体出工的日子。80年代搞单干以后,一下子不适应,不知道怎么干活,怎么赚钱养家,加上脾气又不好,吃不了苦。后来日子过得饱一顿饥一顿,油都没得吃,住土坯房,老婆也讨不到,至今一直是单身汉状态。付生子前两年在政府的精准扶贫,脱贫攻坚关怀下,终于从土砖房里搬了出来了,政府帮着盖了一间红砖房,通水通电。乡亲们都说:“付生子真是碰到了好时代,现在世道好。以前付生子是人见人躲的倒霉鬼,现在乡村干部竟然还三天两头入户关怀,不想富,政府还不肯,搁以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细毛叔读过高中,有点文化,但身板不结实,力气没有,在农村基本就干不了什么重活,日子就可想而知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小时候80、90年代,下泮里的大部分人家的对联都是请细毛叔写的。他喜欢用排笔写正楷字,极像现在的宋体字,横细竖粗,棱角分明,结构严谨,煞是好看。每年到了年关腊月,家家都要提前预约细毛叔写大字、写春联。一般一户人家要写一天,还要管一天(两顿)饭。东家买好红字和墨水,烧上红火的木炭火,端上糖果瓜子,好生招待。我们读书的孩子都喜欢围拢过去看热闹,一起想对联。细毛叔一般会带本春联书照着写,有时候也会想原创几幅对联,那是绞尽脑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来细毛叔四十出头就去世了。

  下泮里的得民也是特别可怜的一家,很小德民娘就去世了,后来上初中爹也因病没了,只能跟着奶奶相依为命。得民和她姐姐都是政府帮着办了五保户。他们的婆婆去世之后都是在乡亲的帮助下办了后事。当年帮丧事时候,我还到帮忙干活挑水,不过由于年轻害怕,吓得大病了一场。兄妹两自立自强,读完初中,姐弟两就都出去打工了,后来再也没有见过,听说都在异乡独自成家立业了,生活过得还蛮幸福。想着这些幼时的玩伴这么心酸的童年不禁潸然泪下。

       下泮里还有曾姓万载客家人,叔侄两家,叔叔叫老曾,侄子叫小曾,听说解放前是个地主家庭,曾家特别重视子女教育,听说祖上清朝末年还出过贡士。小曾本人还会看病,搞草药,开土方,挺有些家学渊源。听说解放后,由于成分不好,家里医书都被焚毁、丢失。上世纪80年代,小曾为了他家老大才子读书考大学缩衣节食,拼命干活。后来把家里都读赤贫了,日子过得特别艰苦。他老爸在村子里挨家挨户借钱供根子读书、补习和读大学。而老曾没有子嗣,后来年纪大了,一个人干不动农活,晚年吃穿成问题,而侄子家因为供大儿子读书,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老曾的养老问题顿时成了队里的大事情。当时还是我父亲当队长,我爸爸积极活动,帮他申请到了五保户,后来又帮忙联系了泰山敬老院。队里协调把老曾家里的田地交给村民耕种,收成之后交一定粮食给敬老院当老曾的口粮。后来老曾在敬老院度过了平静的晚年,死后也得到了妥善安埋。要是没有政府的敬老院,晚年可想而知,后事都估计很难料理了。

       石仞下的包家也是万载客家人,包家的父亲听说当年在万载好像还是一位有点文化的干部,不知什么原因后来搬来安福武功山区,死后甚至坟墓都被人惦记上了。村里人分析,可能是盗墓贼听说二伯母的父亲曾经有点来头,所以觉得墓里肯定陪葬了点值钱的东西。因为那时候包家的父亲经常叼根很有绅士风度的瓷器烟斗,过年都是自己亲自写大字春联,农闲时还经常到泰山林管站戴着老花镜借报读书,确实和一般农村老表不同。

  由于武功山区万载客家人大多还是过着传统的农耕生活,人又老实,不会钻营做生意,也很少出去闯荡,所以只能勉强维持温饱。下泮里万载客家人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基本家家都有常年卧病在床的病人,中年早逝的也多,是个多灾多难的客家人村。当时大家都在传,下泮里风水不好,因为上风口的中学房屋地势高,气势上压住了下泮里,是老虎吃人的地形。所以一直以来,下泮里万载客家人总是千万百计想搬出来住,或者把房子盖高,或者搬到地势高的地方建房子。甚至有人家为了提高地势,甚至打算把房子盖到屋后宝塔山的山坡上,当时一米多深的墙基脚都已经挖好了。后来由于大家都说房基附近有很多坟墓,会闹鬼,主人听着心理也害怕,只得作罢。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南下打工潮涌动,客家人也开始慢慢富裕起来了。泰山清江村的下山陂,是纯客家人的村小组,90年代中后期家家户户盖起了红砖两层洋楼,是泰山最早富裕起来的村组。当时下山陂很多人在广东打工或者跑运输,赚了一些钱,村庄道路早早地就开始硬化了,村口还盖起了小凉亭,建有小石桌、小石椅,俨然就是现在新农村的模样。进入本世纪,农业税取消,农民再也不交公购粮了,客家人生活水平提高很多。进入新时代,国家开始精准扶贫,扶贫攻坚力量空前。生活不富裕的客家人也开始脱贫,慢慢过上了小康生活,家家盖起了小洋房,有些人家还买上了小轿车。客家人也不再没有钱供孩子读书了。万载客家后人也开始陆续走出武功山区,在事业、学业上都打拼出了不错的成绩。其中泰山清江村的刘家还出了一名博士后,目前在欧洲做博士后研究工作,应该算是武功山区第一个博士后。武功山区下泮里老曾家的才子后来读了交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严田岭西小康如今是正科级干部。

  近几年泰山乡政府还实施了深山移民政策,让散居在武功山区的万载客家人生活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下子从山民变成了准市民。为了让山区移民户特别是偏远山区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搬得出、住得下,能致富”的目标,把“扶贫”和“易地搬迁”工作紧密结合在一起,把集镇上位置最优、最具发展潜力的泰山新农贸市场地段留给了山区移民户。如今,从泰山街上出发,沿泰山河行进,一幢幢整齐划一的楼房,掩映在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之间,显得格外靓丽。在沿江移民集中安置区,住着两百来户近千名移民。政府后续还安装了自来水、通了水泥路、修建了小公园、河岸做了护坡,专门投资20余万元建起了一个接通主街的悬索桥。随着各项配套设施的逐步完善,集镇上的土地价值、商业价值明显跃升,让山区群众开始向往着大山外的生活。而今,这些从黄竹坑、大垄、井背、下老、曹家垄、地街、底垄、官滩、长布等崇山峻岭中走出来的深山移民不仅住上楼房,实现了盖房子安身的第一步,也朝着赚钱养家过好日子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

  小周是我的初高中同学,也是万载客家人。他的父亲来武功山区上门,后来他妹妹嫁到新水村深山里。现在政府实施深山移民,他妹妹家搬迁到泰山街上,住到了娘家对面了。这在以前是不可实现的事情,如今还能经常去娘家照顾上了年纪大的父亲、母亲了。小周妹妹家还依托日益红火的旅游和集镇发展,旅游旺季开店做生意、搞餐饮,淡季则回山里经营山林,收入两不误。

  如今武功山区的万载客家人日子越来越好。今年寒假回乡,我去了昔日武功山区万载客家人曾经居住的高山,那里海拔平均1000米以上,深山寒雾蒙蒙,似雨似烟,虽是正月,却不见人烟,门闭厨冷,曾经的土坯房还依然兀立在山岙间。走在满是寂静的深山村庄,彷佛把我带回了上个世纪的山乡。可以想象当年深山客家乡民们生活的清苦,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如今这里山路崎岖,风景如画,山涧流瀑,泉溪流淌,鸟语鸣啾,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曾经武功山区的客家人负荷行走在这崎岖泥泞的乡间小道上,风雨兼程,且歌且行,为自己也为别人,用力地在生活......

  因为迁徙的缘

  客家与武功山区百余年守望

  有远山为证......


  作者简介:王文宏,江西省安福县泰山人,宁波大学教师。